彭德怀的铁三角,毛主席要一人进军委而不得,彭总:我离不开他们

1948年冬,为了适应全国范围大规模作战的需要,中央军委于1948年11月1日颁布了《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顺序的规定》,1949年1月15日又发出了《关于各野战军按番号顺序排列》的指示。

遵照中央军委指示,西北野战军从1949年2月1日起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找彭德怀谈话,确定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并说:我向你要一个人,张宗逊或者阎揆要来军委工作。

张宗逊和阎揆要都是毛主席欣赏的将领,彭德怀是知道的,但彭德怀也很欣赏他们,甚至可以说是他的左膀右臂。听完毛主席的话,彭德怀眉头一皱说:“一野需要他们,我也需要他们,你若真要他们委以重任,我不能本位主义,只有服从了。”

毛主席笑了:“我知道调他俩你不高兴。”

彭德怀说出了心里话:“不仅是我彭德怀离不开他们俩,更是西北战场离不他们俩。将不明,则三军大倾,将不精微,则三军失其机。我们多年合作,互补互助,相辅相成,有他俩在,我思路活跃,若没他俩,我脑子板结得用铁锤也难砸开条缝儿。况且,他们对西北地形熟悉,尤其是阎揆要,对胡宗南吃得透彻。”

张宗逊和阎揆要到底何许人也?首先让我们来了解一下。

张宗逊,1908年出生于陕西省渭南县,1926年入黄埔军校学习,并参加了秋收起义,在红军时期表现出色,而且理论水平高,所以毛主席让其担任红军大学校长兼政委。抗战时期,张宗逊任八路军120师358旅旅长,1947年2月,陕甘宁野战集团军成立,张宗逊任司令员,随后任西北野战军副司令员,协助彭德怀在陕北与国民党军周旋,为稳定西北战局,促进敌我力量对比转变发挥了重要作用。

因为张宗逊参加了秋收起义并上了井冈山,所以很早和毛主席以及彭德怀就非常熟悉,在红军长征攻击遵义的过程中,张宗逊受了伤,彭德怀还专门去看望他,由此可见他在彭德怀心中的分量,而且张宗逊是陕西人,对西北环境特别熟悉,很多战役筹划都是张宗逊提议的。正因为如此,胡宗南把他当作一克星,蒋介石把他看作“西北共军一只虎”

阎揆要于1904年出生于陕西省佳县,黄埔一期毕业,和胡宗南是同班同学,而且二人关系特别好,是无话不谈的好友,对胡宗南的脾气、秉性、志趣、爱好,尤其是作战招术更是明察秋毫。

在黄埔军校时,胡宗南就已经成为蒋介石的小老弟,胡宗南是1896年5月出生,比阎揆要大8岁,他对阎揆要也格外关照,数次要拉他进入蒋介石的圈子,但阎揆要就是不干,并在1927年于陕北清涧起义,在对阵胡宗南的过程中,他总有出意料的奇思妙想,被人称为“智多星”,可以说有阎揆要在,胡宗南注定赢不了,毛主席在陕北对阎揆要就非常熟悉,而且更多的是一种欣赏。

毛主席是一个大度的人,这一点和蒋介石完全不一样,毛主席的很多决策都是和下属商量沟通过的,这样最大的好处就是在命令执行的过程中不会存在障碍,下级对上级的意图很清楚,上级也知道下级的优势和能力。

听完彭德怀的心里话,毛主席笑得更开心了:“如此看来,若解放大西北,就不能动你这哼哈二将喽。没想你彭老总早搞了‘桃园三结义’喽!”

很快,张宗逊被任命为第一野战军副司令员,阎揆要被任命为第一野战军参谋长,他们和彭德怀组成了铁三角,形成了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将胡宗南打得屁滚尿流。

天择:在战争中,人才是赢得战争胜利的关键,而各类人才之间的高效配合才能形成合力,相比国民党军内帮派与山头林立,我军一个很大的优势是领导层的亲密无间,所以作战指挥在纵向上简洁高效,在横向上无缝衔接,面对武器装备占优势的国民党军无往而不胜。

关注是一种认可,如果觉得写的还可以,请随手关注吧!这样您就可以第一时间看到我的文章和视频,并发表您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