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古国”——埃塞俄比亚的抗争史

埃塞俄比亚抗争史

作为人类历史的活化石,古埃及被人们称之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标志性的金字塔是埃及文化的象征。而在埃及的南端,处于东非高原的另一个国家也能被称之为“文明古国”。不同于文明曾经中断的古埃及,埃塞俄比亚将自身的独立性保持到了20世纪。

根据埃及的象形文字显示,埃塞俄比亚在公元前2000年就已经有了文明。埃及的法老王们曾派船队到当地购买香料、香、没药之类的珍贵物品。值得一提的是,埃塞俄比亚是一个意思基督教作为信仰的国家,在公元1世纪他们就接受了基督教,这比罗马帝国要早了两个世纪之久。

阿克苏姆王朝的辉煌

新航路开辟以前的商路主要集中在东地中海地区。公元前16世纪后,古代地中海地区同印度之间通过红海进行的贸易渐趋繁荣,这一因素促进了阿克苏姆王国的崛起。至公元4世纪之际,阿克苏姆王朝达到其鼎盛。国王厄查那四面出击,将国家的版图大肆扩展,北至埃及南部,南达索马里,西起尼罗河上游,东至也门地区。为了标榜自己的功绩,厄查那自称为“万王之王”。

(阿克苏姆王朝)

红海地区的商路也为阿克苏姆王朝牢牢控制,阿拉伯半岛一度呈现出拜占庭、萨珊波斯和埃塞俄比亚“三雄并立”的局面。为了确保自身的利益,埃塞俄比亚同拜占庭帝国结盟来打击波斯。但王权没有永恒,7世纪时,穆斯林的崛起将雄霸红海的三雄通通打垮,拜占庭丧失了其非洲领土,萨珊波斯惨遭灭国,埃塞俄比亚则是苟延残喘。

当时间推移至15世纪时,人类历史迎来了重大的转折。传统的东地中海商路为新兴的奥斯曼帝国所霸占,欧洲诸国则通过开辟新的航道来谋求巨大的海外利益,埃塞俄比亚和非洲也将由此经受巨大的考验。

(埃塞俄比亚骑兵)

唯一独立的非洲国家

新航路开辟以后,欧洲社会变化速度更甚以往。以西班牙、葡萄牙和荷兰为代表的早期殖民国家疯狂的扩张海外的殖民地。美洲、印度沿海、东南亚一些岛国纷纷落入他们的手中,非洲距离欧洲更近,自然也是难以幸免于难。殖民者们甚至营造出了所谓的“奴隶三角贸易”,非洲的苦工们被运往美洲从事繁重的劳动,生活更是苦不堪言。埃塞俄比亚在最初的殖民扩张浪潮中并未受到威胁,彼时雄踞东地中海的奥斯曼帝国尚未衰落,加之欧洲人对于印度的兴趣更大,因此埃塞俄比亚算是一个幸运儿。

(被瓜分的非洲)

但到了19世纪之际,欧洲和世界的格局又发生了变化。德意志和意大利两个国家都走上了统一的道路,英国、法国、比利时等国也是取代了西班牙等国的“殖民大国”地位。

1884年柏林回忆的召开标志着瓜分非洲的开始。德国宰相俾斯麦照会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等人共同商讨殖民非洲相关事宜。此时的埃塞俄比亚成了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的眼中钉,自1869年苏伊士运河通航以后,红海地区商路再次成为了重要的国际商路。

十九世纪中叶 , 埃塞俄比亚是一个农奴制生产关系比较发达的封建国家 , 虽然在名义上有一个国王 , 但实际处于封建割据状态 . 各个公国独霸一方 , 连年混战 . 致使埃塞俄比亚国力衰弱。英国殖民者率先发难,他们首先扶植起傀儡皇帝约翰四世,并且唆使北边的埃及入侵埃塞俄比亚。为了加剧法国和意大利之间的矛盾,英国将马萨瓦城赠予意大利,意大利人则是于1889年将麦纳利克扶上了埃塞俄比亚王位。上位伊始,意大利人便强迫麦纳利克签订了《乌西阿利条约》,条约中将埃塞俄比亚划为意大利的保护国。

虽是被殖民者扶上王位,但麦纳利克绝非等闲之辈。他是一个具有远见、政治上比较开明的封建君王,他清楚地认识到西方列强对埃塞俄比亚的欲望,难能可贵的是,他懂得利用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来推动反殖民斗争。意大利殖民者来势汹汹,侵略军头目巴拉蒂里自我吹嘘说 , “如果给他几营士兵和一个迫击炮中队,他就能俘虏麦纳利克并把它关在囚笼里面押回罗马城。”如果真如巴拉蒂里所说,那可真是奇耻大辱,当初的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就是不想遭受此等羞辱而选择自杀。新国王麦纳利克和他的埃塞俄比亚面临着极为严峻的考验,他发布了抗战宣言;“敌人从海外入侵,他们破坏了我们不可侵犯的国境 ,并妄图消灭我们的信仰,消灭我们的祖国 。我决心保卫我们的国家 , 给予敌人以反击,一切有力量 的人都跟我来吧 , 我希望看到我们的全体战士都团结在我的周围 。”

与意大利相比,埃塞俄比亚无疑是个落后国家,但他们也有自身的优势所在,民族团结和爱国热情为他们的反殖民战争注入了活力。并且,由于是本土作战,埃塞俄比亚人拥有着人数上的优势,几乎每个埃塞俄比亚人都投入到了保卫祖国的行动之中。在重要的阿杜瓦决战中,集中了优势兵力的埃塞俄比亚人击败了意大利军队,意大利军队最终退出了埃塞俄比亚,并废除了《乌西阿利条约》。值得一提的是,意大利人还赔了款,真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啊。当19世纪末20世纪初之际,非洲已被瓜分殆尽,但埃塞俄比亚人创造了属于他们的奇迹。

反法西斯斗争

时间来到了20世纪30年代,此时的埃塞俄比亚依然是一个落后的封建国家,农业依然是其支柱性产业。当海尔·塞拉西一世继位以后,着手实施君主立宪制改革,并颁布了宪法。然而好景不长,意大利人在1934年卷土重来。意大利之所以再次选择埃塞俄比亚作为其侵略目标,自然是有其自身的考量。首先,埃塞俄比亚是非洲为数不多的未被瓜分的国家,且其国家相对落后;其次,意大利需要德国法西斯的支持,而这也就决定了意大利无法在欧陆拓展领土;再者,意大利人是带着复仇的心态来侵略埃塞俄比亚的。

1934年,意大利率先偷袭埃塞俄比亚军队,并诬陷埃方挑起事端,历史上称这次事件为“瓦尔——瓦尔”事件。英法等国家由于长期实行“绥靖政策”,对于意大利的侵略近乎是纵容的态度,英国外长霍尔和法国外长赖伐尔更是拟定了骇人听闻的“霍尔——赖伐尔协定”,将埃塞俄比亚的诸多领土直接划分给意大利,只给埃方提供一个出海口作为补偿。而此时的美国则是刚刚通过《中立法》,名为中立,实际上却给法西斯国家提供了诸多便利。

寻求国际社会的帮助既然无用,那只好自食其力。海尔·塞拉西带领他的人民开始了反抗意大利的斗争。面对装备远胜于自身的对手,埃塞俄比亚人并不缺乏爱国热情,可是他们却选错了作战方式。人数占优的埃方军队并不能彻底地打败意大利人,阵地战的作战方式带来了巨大的伤亡。1936年4月,意大利人占领了德赛城,塞拉西被迫流亡到英国。埃塞俄比亚同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等国家一样,都成了英法“绥靖政策”的牺牲品。

(海尔·塞拉西)

塞拉西和后来流亡到英国的“自由法国”领袖戴高乐一样,从未放弃反抗法西斯暴行的意志,而埃塞俄比亚国内的爱国者们也一直坚持抗争。至1941年,英军在东非成功登陆,东非古国终于得以复国。海尔·塞拉西被后人称之为埃塞俄比亚的“国父”。

埃塞俄比亚反侵略斗争的意义

埃塞俄比亚是非洲国家中为数不多的能够在反侵略斗争中成功立足的国家,当然,这也有其自身的成功之道。首先,得益于地理优势,埃塞俄比亚较晚才遭到殖民者的侵略,苏伊士运河通航之前,殖民者对于东非兴趣并不大。第二,埃塞俄比亚人有着极为强烈的爱国热情,并且在反侵略战争中总有杰出的中坚人物,这对于反抗外来侵略而言是十分重要的。第三,埃塞俄比亚主要面对的是一个十分脆弱的资本主义国家——意大利。意大利在当初独立的过程中便无法单独去面对强国奥地利,而是依靠了法国和德意志的协助才走上独立的道路,独立后的意大利综合国力也并不强大,可以说是欧洲主要国家中的最弱一环。二战中意大利军队的糟糕表现可谓是有目共睹,其军事上的弱势使其扩张行动举步维艰。

(东非大裂谷)

埃塞俄比亚的反侵略历程不仅仅是埃塞俄比亚人的胜利,更是整个非洲的胜利。在二战之后,这片“黑暗大陆”掀起了独立风潮,1960年被称为“非洲独立年”。埃塞俄比亚人的反抗精神必定在这一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古国以自身顽强的精神书写着具有自身特色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