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鹰”出击,大漠砺剑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直升机低空悬停,螺旋桨轰鸣,气浪掀起黄沙。

全副武装、身着迷彩的特战队员鱼贯而出,索降落地......

新疆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南缘,胡杨和梭梭草密布的戈壁中,一场联合演练正在进行。

“据上级通报,一伙‘恐怖分子’在我边境地区实施暴恐袭击后,向我驻地附近沙漠腹地逃窜……”当日凌晨4时许,中吉“合作—2019”联合反恐演练沙漠追剿战斗正式打响。

演练中,中吉双方特战队员展开荒漠追逃(8月11日摄)。 田晓鹏 摄

演练中,一名特战队员在沙漠中负重前行(8月11日摄)。刘芳 摄

演练中,特战队员乘车进行沙漠追击(8月11日摄)。 田晓鹏 摄

演练中,中吉双方特战队员协同搜索前进(8月11日摄)。 刘芳 摄

这是演练中的中吉双方夜间宿营地(8月11日摄)。 田晓鹏 摄

演练中,中吉双方特战队员利用单兵火箭筒对目标实施打击(8月12日摄)。 赵俊杰 摄

演练中,吉方特战队员在集结点休息(8月11日摄)。 刘芳 摄

演练中,中吉参演队员空地协同打击“恐怖分子”(8月12日摄)。 赵俊杰 摄

中方“山鹰”突击队,与吉尔吉斯斯坦国民卫队“黑豹”特战旅组成的联合特战分队,闻令而动,迅速出击。

沙漠中,“山鹰”突击队员迅捷的身影,一如他们左臂上蓝白相间的徽标:

一只山鹰伸出利爪、俯冲捕猎,尾部化为警用匕首,以迅猛犀利的姿态俯瞰着天山山脉。

“山鹰”,山地猛禽,居高空俯视一切,守一山威慑一片,擒猎物雷霆一击。

“山鹰”突击队,这支精锐的新质反恐特战力量,此次首战沙场。

8月6日至13日,中吉“合作—2019”联合反恐演练在新疆乌鲁木齐举行。这次联合反恐演练,中吉双方约150名官兵参加,采取混合编组、集中组织、分组研训的形式进行。

“山鹰”突击队领队何立峰眼神里的杀气,让人望而生畏。这是属于“山鹰”的气场。

在这位有20多年军龄的特战队员消瘦黢黑的脸上,很难看到笑容。

他和他身后的“山鹰”突击队员们,像一群“来无影、去无踪”的战地幽灵。

平时悄然蛰伏,一旦进入演练场,就如利刃出鞘,以绝对勇猛的姿态投入一场场战斗。

这是一支扎扎实实“苦练”出来的队伍。

“山鹰”突击队部队长王刚,就是个“狠”人。这位获得过首届“八一”勋章的反恐特战英雄,在4年前发生在新疆某地的反恐战斗中,喝雪水咽干馕熬了56天,带队冲锋自己打头阵。

他带的队员,一年有半年“长”在山上。训练是他们的日常:格斗搏击、射击狙击、搜爆爆破、特技驾驶、战场救护、机降索降、泅渡潜水;16分50秒内负重25公斤完成3000米奔袭,42秒内攀绳18米……

“实战缺什么,我们就练什么!”王刚说,高原上地形复杂,车辆寸步难行,他们就练“马上射击”;雪地难以通行,他们就练“高山滑雪”。一个个项目听上去“炫酷”,实则都是“山鹰”突击队员们的血和汗。

野外驻训时间长,训练课目难度大,驻训场高寒、缺氧、人烟稀至……却没人叫苦喊累想退出。在武警新疆总队,提及“山鹰”,人人都说他们是出了名的“能吃苦”“能战斗”。

大漠深处,“山鹰”疾行,战斗继续。

阻击、伏击、狙击……“恐怖分子”的挑衅,让特战队员们吃尽了苦。

正午,烈日炙烤下的沙漠直逼60摄氏度,特战队员们手持狙击步枪、肩扛35mm榴弹发射器等,背负近20公斤的背囊,迷彩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体力消耗逼近极限。

夜幕降临,连续追击近一天一夜,各小队终于逼近“恐怖分子”营地,形成合围。红军指挥员迅速定下决心,采取“隐蔽接敌、高点狙击、多路突破、同时攻击”的战法,清剿“恐怖分子”藏匿点。

“立即围剿!”何立峰急促有力的指令,以中吉双语通过无线电波回荡在沙漠上空。

低空,直升机轰鸣,机载机枪火力压制;

地面,6支混编战斗小队步装协同,两翼推进,火力打击。

32小时,这场沙海战斗大获全胜,特战队员们就地复盘……一轮朝阳升起,远处的博格达峰沐浴在晨光中。(刘新、刘小草、翟翔、叶杉)